螃蟹派对XR工程遇到位虚拟大鳌全场尝螃蟹狂欢

小安元宇宙观察网

作为记者的我,温才妃,深入报道这一事件。

在这个神秘而令人兴奋的新闻现场,我目睹了许多令人震惊的事情。

  作为一个新闻追踪者,我发现元宇宙的脉动正悄然充斥在高校中。

就在不久之前,我发现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未来技术学院)信息工程系已经正式更名为元宇宙工程系,成为国内地高校中第一个以元宇宙命名的院系。

  身临其境,我发现不仅仅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元宇宙的热潮在高校中蔚然成风。

近年来,香港理工大学纷纷设立元宇宙科技专业,清华大学崭新的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亮相,而中国人民大学也正式成立了元宇宙研究中心。不仅如此,浙江大学、中国传媒大学、西北大学、上海大学等知名高校也纷纷投入建设元宇宙校园的热潮中。

  身为一位“吃螃蟹”者,我听到了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未来技术学院)院长潘志庚的坚定信心,他看好元宇宙人才培养这片“蓝海”。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迫不及待要揭晓这个令人好奇的答案。

元宇宙是噱头吗?

我想深入探讨一下,元宇宙究竟是不是只是一个噱头。

或许眼下,比办学更紧要的是,我们需要消除一些神秘感。

这些日子,我发现潘志庚不停地在南京、成都、杭州、昆山等地奔波,而他到达的每个地方,关注的都是“元宇宙是什么?”、“如何从虚拟现实的迷雾中解脱出来?”

每每有人问起我,元宇宙是不是只是一个泡沫、资本的噱头?面对这些质疑,潘志庚只能无奈地笑笑。

“元宇宙”这个风靡全球的名词最初源于小说《雪崩》,它构建了一个虚拟世界称为“Metaverse”,只要用户戴上VR(虚拟现实)眼镜,就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体验生活、工作、社交。2021年被誉为元宇宙元年,脸书(Facebook)甚至因此改名为Meta,引起了公众对元宇宙的热切关注。

这些质疑之所以存在,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很多人对于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一头雾水,概念不够清晰;其次,元宇宙本身构建的基础并不是十分稳定,技术方面涉及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正面临着一系列技术挑战;最后,元宇宙教育的内容建设方面,包括人才培养方案的修订、教材的建设、课程的改革以及实训基地的建设,都还在积极开发中。

这正是我们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其中之一让潘志庚“马不停蹄”的原因是,他认为:“如果我们不能搞清楚元宇宙的种种疑问,哪位家长会放心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这里呢?”

在他多次的讲座中,潘志庚一再强调,元宇宙并非电子游戏或虚拟世界,也决不是逃避现实的手段。他指出,技术的成熟过程可能需要10年、20年,甚至更久,但这是一个分步实现的过程。在游戏、医疗、教育等领域,元宇宙有可能率先实现。例如,飞行员可以在虚拟驾驶舱中进行飞行练习,学生可以在仿真环境中学习仪器操作,虚拟人可以成为机构的形象代言人等。

元宇宙正成为各行各业的风口。今年以来,我国已经有20多个城市相继推出了元宇宙行动计划和相关扶持政策,这带来的需求急剧增加,形成了巨大的人才缺口。

根据智联招聘最新发布的《2022元宇宙行业人才发展报告》,元宇宙行业的招聘需求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根据《2022元宇宙行业人才发展报告》的数据,我发现在2022年1到7月,元宇宙相关的招聘岗位同比增长了16.6%。这些招聘主要集中在信息技术产业,同时逐渐向教育培训、传媒、制造等领域渗透,其中研发与设计岗位成为元宇宙行业的主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改名为元宇宙工程系的前几天,日本东京大学工学部也成立了“元宇宙工学部”,专注研究虚拟空间“元宇宙”的学科。而在10月11日,香港理工大学也宣布新设立了元宇宙科技理学硕士学位。

尽管在国外已经有一些教育机构涉足元宇宙领域,我注意到仍然有人对此表示质疑。他们指出,在我国教育部的学科目录中,并没有元宇宙专业,因此是否存在可能成为“野鸡”专业的问题。

实际上,很多社会公众对教育领域的运作并不十分了解。我想强调的是,专业设置必须遵循教育部学科目录,但一个系的命名并不受目录的限制。

  “专业的名称并非受教育部学科目录的限制。”这是潘志庚的观点。

这点需要我们认真思考。

元宇宙工程系的人才培养

让我们来思考一下,元宇宙工程系究竟要培养怎样的人才。

  凌晨四五点,我发现潘志庚依然在回复微信。他收到的合作请求来自各个领域,包括政府、博物馆、厂商、大学等,而且几乎都是“复合型需求”。最近,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几位专家也找到了他们,表达了希望合作设立一个与艺术相结合的元宇宙研究中心的意愿。

“复合型人才真的很受欢迎。”潘志庚表示,拥有人工智能专业背景的本科生年薪可达三四十万元,而如果毕业生在人工智能和区块链领域都有一些了解,能够熟练应用,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更受企业青睐。

曾经我们要招两人,而现在只需要招一个人就足够了。这种逻辑不仅仅适用于我们自身,而且在整个行业中也有相似的趋势。互联网曾经给整个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但单一技术的突破,如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并不能带来足够的革命性变化。而很多人都看好的元宇宙,可能会成为下一次互联网冲击的关键因素。

潘志庚告诉我,元宇宙并不是某项具体的技术,而是一个涵盖多个技术的综合概念。元宇宙的六大核心技术被形象地称为“大蚂蚁(BIGANT)”。具体而言,B代表着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I代表着交互技术(Interactivity),G代表着电子游戏技术(Game),A代表着人工智能(AI),N代表着网络及运算技术(Network),而T则代表着物联网技术(Internet of Things)。这六大核心技术共同构成了元宇宙的基石。

这六大技术并没有突然增加了六门新课。实际上,人工智能已经是元宇宙的一部分,而许多元宇宙课程已经在人工智能专业中有所涵盖。“我们主要增加了两门新课程——人机交互或虚拟现实,以及区块链。目前,我们只是用元宇宙这个概念来吸引学生。”潘志庚解释说。

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精通,元宇宙的人才培养与传统学科设计有所不同。“我们期望元宇宙工程系的学生拥有较广泛的知识基础,培养出综合思考和融会贯通的能力,使他们能够理解不同学科之间的关系。”潘志庚表示。举例来说,互联网智能诊室涉及网络、物联网等多个方向,学生需要在这些领域形成深刻的理解。

在项目开发中,我们的学生将涉及到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人机交互和区块链等多种技术领域,因此他们需要对元宇宙所涉及的各种技术有全面的了解和运用。

听到要在四年内学习六门核心技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这怎么可能完成呢?”潘志庚对此表示:“实际上,我们并不要求每门技术都学得非常深入,这既不切实际也不是必要的。我们更希望学生能够有所侧重,深入研究其中几门技术。”

在元宇宙的背景下,虚拟社会中存在各种交易活动。比如,如果甲要送给乙一个数字版的故宫藏品,那么如何确保这个数字藏品不是盗版呢?学习区块链知识,了解转手信息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而智慧教育则主要涉及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不掌握区块链知识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潘志庚希望我们的学生成为“杂家”。“因为元宇宙是目前最大的交叉学科,与计算机、人工智能、工业设计、地理、经济等多个学科都有交叉点。”然而,最基础的仍然是…

数学在元宇宙领域扮演着关键的角色。最近,国际知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丘成桐指出,元宇宙面临着许多技术问题,而数学等基础学科的支持至关重要。“古老的数学学科在处理图形和各种数字问题方面非常有效。”

我个人认为,在元宇宙领域,我们的人才也需要重视外语学习。因为虚拟现实的引擎等技术在国内尚未达到国际水平,为了研读国外资料、进行国际交流,外语能力变得至关重要。

我坚信,元宇宙将给高等教育带来深刻的变革。这个新兴概念将在多个层面引发重大的变化,从而影响我们的学术体验和知识获取方式。

元宇宙给高等教育带来的首个显著改变是对技术的需求。我们将面临学习虚拟现实、人工智能、人机交互和区块链等多个技术领域的挑战。这将推动我们的课程设计更加紧密地与新兴技术结合,为学生提供更广泛的知识基础。

同时,元宇宙的到来也意味着我们需要培养更加综合的思维能力。潘志庚提到,元宇宙是目前最大的交叉学科,涉及计算机、人工智能、工业设计、地理、经济等多个领域。因此,我们的学生将需要具备更为宽泛的知识面,以便能够深入理解不同学科之间的关系,形成更为全面的思考方式。

另外,元宇宙背景下的虚拟社会涉及到交易活动,要保证数字藏品的真实性就需要了解区块链知识。而在智慧教育领域,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是核心技术,尽管不通晓区块链知识也不会受太大影响。这说明学生将有机会深入了解和应用不同的技术,以适应元宇宙时代的需求。

最后,元宇宙也对我们的基础学科提出了新的要求。数学等基础学科被认为是解决元宇宙技术问题的关键。因此,我们需要对这些学科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和理解,以更好地支撑元宇宙的发展。

总体而言,元宇宙的到来意味着高等教育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需要迎接这个变革,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储备,适应新的学科交叉和技术发展,以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挑战。

我对元宇宙的到来感到非常兴奋。在这个新时代,我们将迎来一场高等教育的革命,改变我们获取知识和学术体验的方式。

首先,我对于技术的需求感到期待。元宇宙时代要求我们学习虚拟现实、人工智能、人机交互和区块链等多个前沿技术领域。这将促使我们的课程更紧密地与新兴技术结合,使学生能够建立更广泛的知识基础。

其次,元宇宙的出现也意味着我们需要培养更为全面的思考能力。潘志庚强调元宇宙是当前最大的交叉学科,与计算机、人工智能、工业设计、地理、经济等多个领域都有紧密关联。因此,我们的学生需要具备更广泛的知识面,以更好地理解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形成更全面的思维方式。

此外,元宇宙时代的虚拟社会涉及到各种交易活动,要保证数字藏品的真实性,需要了解区块链知识。在智慧教育领域,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是核心技术,尽管不通晓区块链知识也不会受太大的影响。这表明我们的学生将有机会深入了解和应用各种技术,以适应元宇宙时代的需求。

最后,我认为元宇宙也对我们的基础学科提出了新的要求。数学等基础学科被认为是解决元宇宙技术问题的关键。因此,我们需要更深入地学习和理解这些学科,以更好地支持元宇宙的发展。

总的来说,元宇宙的到来将给高等教育带来深刻的变革。我们需要积极应对这个变革,不断拓展自己的知识储备,适应新的学科交叉和技术发展,以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挑战。

工科课程一样,仅靠课堂讲解,学生很难理解元宇宙。元宇宙工程系的加入又会给课堂带来怎样的改变?

在谈论元宇宙工程系对课堂的影响时,我不禁想象元宇宙时代的课堂场景。或许大家会想到戴着VR眼镜,仿佛真的置身于一个虚拟世界中上课。这种想法让人感到兴奋,但同时也有一些疑虑。戴VR眼镜的时间一长,可能会导致不适感和眩晕,这是否意味着不戴眼镜就不能算是在元宇宙中上课呢?

这种疑虑也许过于担忧,因为元宇宙的概念并不仅限于通过VR眼镜进入的虚拟世界。事实上,元宇宙工程系的加入可能会给传统课堂带来更为深刻的改变,而不仅仅是在技术设备上的更新。

元宇宙工程系很可能会强调实践性教学,让学生亲身参与项目开发,从而更好地理解元宇宙的概念和技术。这可能包括与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相关领域的实际项目合作,使学生在实践中获得更丰富的经验。

另外,元宇宙工程系的加入也可能促使课程更加注重跨学科的整合。元宇宙作为一个涉及多个领域的概念,要全面理解它,不仅需要技术知识,还需要对设计、人机交互、经济学等多个学科有一定了解。因此,我们可能会看到课程内容更为综合,培养学生更为全面的素养。

总的来说,元宇宙工程系的加入可能会使课堂变得更加注重实践、更具跨学科性,从而更好地适应元宇宙时代的教育需求。这样的改变或许比单纯在虚拟世界中上课更为有趣和富有意义。

这其实是公众的一种误解。我想强调一下,虽然元宇宙延续了虚拟现实的三大特征——沉浸感、实时性、自然交互,但并不是所有情境都需要过分强调沉浸感。我们开发的网络虚拟马拉松就是一个例子,戴着VR眼镜跑步可能让人感到不舒适。同样,去虚拟医院问诊时,只需要一个大屏幕与医生正常对话就可以,没有必要过分追求高度的沉浸感。

在元宇宙中上课并不一定要戴VR眼镜,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过高的沉浸感可能会极大限制其应用范围。我们追求的是一种更灵活、更实用的教学方式,而不是将学生束缚在VR眼镜中。元宇宙的核心是在现实和虚拟之间实现更加自由流畅的互动,而这并不一定要依赖于沉浸式的技术设备。

因此,公众对于元宇宙的理解有时可能存在一些误解,我们希望能够更清晰地传达,元宇宙并不等同于必须戴上VR眼镜的高度沉浸体验。这是一个更加开放、多样化的概念,适应各种场景和需求。

很多高校以前已经引入了虚拟仿真教学,那么在元宇宙的框架下,虚拟仿真教学又有何不同呢?

过去的虚拟仿真主要是在电脑中创建模拟场景,以动画为主。但是有了元宇宙相关技术的支持,未来的化学课可能会有一些新的体验。比如,浓硫酸稀释场景下的温度感知试验,通过设备,试验者可以真实感受到手的温度变化;或者在不用担心钠与水反应爆炸的情况下,通过人机交互,试验者可以使用智能烧杯进行“倒水”实验,即使出现失误,虚拟的“爆炸”也只会在电脑屏幕上发生。

这种虚拟仿真教学的变革意味着学生可以更加亲身地参与到实验中,获得更真实的体验,而不仅仅是在传统的模拟场景中观看。元宇宙为教学提供了更为灵活、交互性更强的可能性,这将有助于提高学生对实验内容的理解和兴趣。

“就像人工智能专业在高校中如雨后春笋般开设,谁又能预判未来元宇宙相关专业不会迎来爆发式增长呢?”在采访即将结束时,潘志庚如此表示。

《中国科学报》 (2022-12-06 第4版)

在高等教育领域,我们正目睹着一场深刻的变革。

过去几年里,我国高校对于新兴领域的关注不断增加,而元宇宙就是其中备受瞩目的一环。

元宇宙,这个融合了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多种技术的概念,正引领着教育的未来发展。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对元宇宙的崭新前景充满信心。

html 

<pstyle="padding: 0px; color: rgb(51, 145, 155); font-size: 14px;">在教育领域,我感到变革的浪潮正在席卷而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