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Meta Spaceglasses创始人在垂直领域星火燎原引爆AR指日可待

小安元宇宙观察网
纵观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史,从60年代的大型计算机,到70年代的微型计算机,80年代的个人计算机,90年代的桌面互联网计算机,再到2000年代的移动智能设备,而2010年代,我们将进入可穿戴智能设备的时代。 

而现在,可穿戴设备还处于发展初期,我们也知道行业的定律:在技术真正商业化之前,会经历长期的孕育、催生的过程,最后形成爆发。

随着谷歌眼镜在争议声中进入公众的视野、Oculus Rift引爆的虚拟现实浪潮,头戴式智能设备得到了空前的关注。硅谷创业公司Meta SpaceGlasses也正在进行这一孕育的过程,酝酿着另一次爆发。

Meta是一家专注于增强现实(AR)智能眼镜的公司,其最新产品Meta Pro采用了时尚酷炫的设计,该智能眼镜允许用户徒手随时随地在空中构建全息3D图像,通过组件的配合和与设备的交互,可进行游戏,绘图,3D打印等工作。公司目前已通过二轮融资,引来了大批风投公司的跟投。Meta Pro也已经开始在官网上接受预订,预计在今年9月开始发货。

Meta公司总部位于加州的Portola Valley,没有硅谷Palo Alto、山景城等地创业公司扎堆的景象,此处位于山间,远离喧嚣,环境优美,可俯瞰湾区全景。在这里,笔者见到了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CTO Raymond Lo。

 

出生在香港,成长于加拿大的Ray拥有超过10年的可穿戴计算从业经验,他师出名门——有“可穿戴计算之父”之称的Steven Mann教授在多伦多大学的可穿戴计算实验室,在其“Demo or die”的严格信条下,Ray在参与创立Meta后很快便成为了公司的中坚力量。

Ray与另外两位合伙人——来自以色列军方的CEO Meron Gribetz、悉尼大学计算机专业的COO Ben Sand,他们都拥有可穿戴智能设备的从业背景,并且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支持下,他们于2012年底正式创立了Meta。

后来公司又迎来了两位重量级人物的加盟——Ray的导师“可穿戴计算之父”Steven Mann出任Meta首席科学家,被称为“增强现实之父”的Steven Feiner担任首席顾问。一年多的时间,Meta已从最初的5人团队发展到了40人。

将垂直领域作为突破口

在被问及创建Meta的初衷时,Ray说智能手机虽然带来了诸多便利,但他们仍然认为智能设备还可以更简单,例如一个眼镜就非常合适,这样就可以解放双手了。于是借鉴以色列军方的增强现实技术,Meta智能眼镜诞生了。

 

他们理想中的智能眼镜可以通过全息图像技术将任何平面如桌面,墙面变成用户界面,以此来突破触摸屏幕的限制。值得一提的是,Meta用户界面的设计者曾为电影《钢铁侠3》、《复仇者联盟》设计交互界面,因此Meta的用户界面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钢铁侠的影子。

SpaceGlasses的第一款智能眼镜Meta.01于去年登陆KickStarter,去年共筹得近150万美元,远远超过其目标,但与Oculus Rift的240多万美金比起来还是有些许的差距。谈及此事时,Ray承认了Meta的公众关注程度仍然有限。虽然Meta开放了SDK来允开发者基于Meta开发自己喜欢的应用,但目前仍主要专注于医疗、急救等垂直领域。

据Ray介绍,这都是为了等待一个契机,从垂直市场进行突破。Meta想要打造的是高端产品,在垂直市场,他们更看重的是产品的实用性。Meta在团队和专利池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让他们在垂直领域游刃有余。

也许某一天一个应用突然就会流行起来,当人们发现它真正有用,于是设备的性能和功能就会被广泛关注,从而它也就能够被推向主流消费市场,甚至引爆潮流,成为行业的领导者。

 

系统完整地解决问题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Ray表示目前AR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人能够系统完整地解决软硬件问题。就拿刚结束不久的增强现实世博会(AWE)来说,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一些零碎的产品或应用,没有给人以完整的印象和体验,甚至会让人觉得这只是一场智能硬件展览,更别说生态系统的建立了。

 

因此对Meta来说,他们最大的挑战以及最想做的事就是系统完整地解决从硬件到软件、用户体验、数据收集和处理、算法等等一系列问题,来帮助行业生态系统的形成,而非只关注一方面。问其细节,Ray说好的软件需要好的硬件来支撑,所以软件和硬件需要两手同时抓,而软件开发又是重中之重,所以专业人才的引进也是个重要议题。

Ray也强调了产品要以用户为本,想要将一个产品推向消费市场,比“高端”、“专业”更重要的是“好玩”,这也是Meta的主要目标之一。如果一个设备让人第一次接触时觉得“不好玩”,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那么它在一开始就输了。硬件本身做不了什么,重点是“通过硬件你能做什么”。

在采访中特别也谈到了Oculus Rift——Oculus VR的成功就是个“整体系统地解决问题”很好的范例。它提供了优秀的硬件,从而吸引了众多的游戏软件开发者,最终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构建了一个良好的虚拟现实生态系统。这也给了Meta很好的启示,目前从各方面得到的积极反馈来看,Meta也正酝酿着一次爆发,只是时机还未成熟。

Ray表示,他当然希望Meta能够成为引爆AR行业的那个产品,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Solving problem as a whole”,这才是正确的方向。谁能做到这点,谁就是改变世界的那个人。

开放与平台化可造就奇迹

在谈及竞争环境及应用前景时,Ray透露他们的潜在竞争对手是Oculus Rift和Google Glass。两者各有千秋,其中Oculus Rift能够给人以沉浸式体验,Google Glass是一个很好的可穿戴信息系统,Meta想做的是将两者相综合。

 

“试问谁又愿意整天把自己沉浸在虚拟世界里呢?除了收发信息,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用可穿戴做更多的事呢?我相信绝大部分人还是会更加关注真实生活的世界。”

Ray举了一个智能手机的例子,现在的智能手机已经非常强大,人们可以拿它们来做很多事情,但这也是经过了多年发展的。说实话可穿戴计算设备离普及还为时尚早,首先它没有智能手机成熟,二来价格也是个问题——谁都愿意花更少的钱来得到更多的体验。因此Meta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目前Meta Spaceglasses的开发主要基于著名游戏引擎Unity,未来的目标是将其平台化,现在已支持Windows,下一个目标是安卓平台。Ray以苹果的成功为例,认为平台化是其发展中重要的一环,跨平台操作和软件开发则是重中之重。

事实上他们也和一些家电厂商私下交流过,教他们如何使用Meta的SDK,希望未来能将其应用在物联网上,并且已经有厂商基于SDK开发出了可用手势开关电灯的应用。Ray认为Meta所需要去完成的也是尽可能开放,这样才能够将其推向主流。

对于未来的市场格局,Ray表示目前主要市场仍将是美国。中国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是增强现实本身所要求的起点较高,在中国起步较晚且普及程度不够,所以目前来说将Meta推向中国市场还不太现实。为了保证质量,所有设备甚至都在美国制造。

Ray重申Meta现正处在韬光养晦的阶段,他们现在并不着急将其推向市场,因为时机还未到。一旦时机成熟,杀手级应用出现,那么由Meta引爆的AR行业将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