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背景下传媒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小安元宇宙观察网

地图集

从2021年3月游戏公司Roblox作为“元界第一股”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到同年10月社交媒体Facebook更名为Meta for Rio Tinto Metaverse,部署各大资本的加入,让元宇宙概念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并迅速走红,2021年也被称为“元宇宙元年”。

虚拟现实、区块链、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日趋成熟。 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退后,新兴赛道的经济社会需求迫切。 此外,疫情期间社交虚拟化的加速发展正在带动多方面因素的发展。 元宇宙时代正以更快的速度向我们逼近。 在这样的背景下,前瞻性地审视传媒业的发展,将有助于传媒业更好地把握时代,发挥社会功能。

一、元界的概念和特点

关于元界的概念、内涵和特征,学术界已有很多讨论。 可以预见,其在时间、空间、现实等方面的特点,必将对传媒业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1.元宇宙的概念。 作为进口产品,“Metaverse”是从“Metaverse”翻译过来的。 “Metaverse”是“Meta”(超越)和“Verse”(宇宙)的组合,字面意思是“超越现实的宇宙”。 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写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描述了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可以通过公共界面以虚拟身份进入的平行宇宙。 在此之前,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曾在1990年给王诚诚的手稿中出现过“虚拟现实”,他在信中表示倾向于将其翻译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精神境界”,并认为它将极大地扩展人类的生活。 脑洞大开,引发足以震惊世界的变化,这个想法堪称元宇宙在中国的萌芽。

目前,元界并没有统一的定义。 维基百科将元宇宙定义为“集体虚拟共享空间”(Collective Virtual Shared Space),包括“虚拟世界、增强现实和互联网的总和”;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将 Metaverse 称为具有超沉浸感的“具身互联网”(Embodied Internet); 国内学者余国明认为,元界是一个“虚拟与现实高度互操作、由闭环经济构建的开源平台”,其六大支撑技术是区块链技术、交互技术、视频游戏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网络和计算技术,以及物联网技术; 朱嘉明将元宇宙视为一个虚拟世界,它指代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 由此,我们可以认为元宇宙是基于VR、AR、MR、区块链、物联网等多种技术,与现实世界融合或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 一个人的形式生活在这个空间里。

2. 元宇宙的特征。 综合分析Metaverse的内涵,其具有四大特征。

一是时空膨胀。 元界的时间和空间都是由数据构成的。 元宇宙将重新定义过去与未来、远与近,打破时间的线性和空间的局限性,让时空呈现无限、无边、无限扩展。 当人类通过数字化身“虚拟人”进入元宇宙的虚拟空间时,将彻底摆脱与物理世界的时空障碍,带来超越现实感知的全新体验。

二是公开参与。 元界依托免费开源的代码和支持互操作性的网络协议,承载着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可以根据用户的自由意志进行创新和创造。 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和创造者,可以独立构建元宇宙的模块,实现平台内不同端口的协同互联。

三是虚实结合。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版》指出,标准的元宇宙构建步骤包括数字孪生、虚拟原生、虚实共生、虚实联动四个阶段。 随着VR、AR、MR、3D复原等技术和设备的迭代升级,虚拟空间将从现实世界的镜像发展到现实与虚拟信息融合、共生、链接的阶段。 无论是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等感官体验的高度联动,还是经济与文化系统的紧密结合,都将打破现实与虚拟的壁垒,让用户进入身临其境的沉浸式环境。难以区分虚实。

四是经济附加值。 借助区块链技术,元界拥有独立、完整、连续的经济体系,“虚拟人”通过价值创造实现经济增值。 一方面是在元宇宙的独立空间中实现经济系统的自循环,获取虚拟经济的收益; 另一方面是在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交互中实现资产的流通变现,从而获得实体经济的收益。 可以说,经济增值为元界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2、元界给媒体行业带来的机遇

随着区块链、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潜入我们的生活,它们也改变了新闻业。 在传统媒体面临渠道失效、用户流失、影响力下降等问题的今天,元界的萌芽将为媒体行业带来新的活力。 媒体担当好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必须跟上大局、受众变化、科技进步的要求。 元界带来的新技术、新理念的应用,不仅将重新激活媒体生产力,强化传播效果,还将重构传统媒体行业的盈利模式,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

1. 用户共同创造内容,激活媒体生产力。 元界开放的参与形式,必将进一步将“用户生成内容”升级为“用户自创内容”,从而形成多主体协同创作的内容生态,充分激活媒体生产力。 新媒体时代,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PGC(Professional Produced Content)、MGC(Machine Generated Content)等内容生产模式日趋完善,但也更加独立,相互竞争。 之中。 而在元宇宙时代,记者、用户、专家、机器、虚拟人、机构等生产主体可以自由协作地创造新闻媒体内容。 这无疑将重构传媒业的传播网络,激发传媒业新的潜能,极大地提高生产效率,进而形成多主体共创、优势互补的融合媒体生态。

2.沉浸式场景体验,强化传播效果。 从符号传播到具身传播,从线性传播到场景构建,元宇宙中现实与虚拟的融合将为用户带来身临其境的体验,多感官呼唤强烈调动情感,传播仪式的存在催生共同的价值情感,从而加强沟通的效果。 不同于以往看报、听广播、看电视,在元界的传播网络中,人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沉浸在构建的场景中,从而获得更强烈的心理和情感体验。比传统媒体带来的。 . 2015年,纽约时报与谷歌合作发布VR新闻《流离失所者》。 这部作品让人仿佛置身于叙利亚战后破败不堪的环境中。 亲眼看到难民儿童被迫背井离乡,这种亲身经历更能唤起网友深切真挚的感情,在同情中体会维护世界和平的新闻。 想象。 除了给人带来沉浸感外,元界构建的数字场景也将具有交互性。 用户不再是旁观者,而是新闻现场的参与者。 当众多虚拟人共同参与传播活动,形成“媒体仪式”时,其带来的传播效果不言而喻。

3、NFT和广告升级促进利润重构。 在元宇宙中,媒体产品的所有权和新场景下的广告业务,将为媒体行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媒体行业盈利模式的重构。 目前,不少传统媒体正处于“二次销售”失灵、广告投放锐减、经济利润锐减的尴尬境地。 因此,元界的经济增值将为传媒行业提供一个很好的转机机会。 NFT(Non-Fungible Token)是数字资产的加密货币,是虚拟资产变现的重要方式。 也常用来表示“数字馆藏”,具有独特的产权。 2021 年 3 月,美联社以 NFT 的形式在区块链上出售了第一份关于美国总统大选的报道,最终以 18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可见,媒体作品作为数字收藏品,具有独特的商业价值和文化价值。 无论是新闻报道的文字,还是新闻标题、图片、音频、视频等都可以作为NFT进行销售,不仅可以获得实际的经济利益,还可以以专有的形式防止侵权。 同时,媒体行业在元界构建的全新场景,必将带来广告业务的升级迭代。

三、元界给媒体行业带来的挑战

斯蒂格勒曾说:“科技不仅是人类的力量,也是人类自我毁灭的力量。” 元宇宙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有着广阔的发展和应用前景,也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 它正在赋予传媒业无限的生命力。 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风险和挑战,值得我们深入审视和研究。

1.简单操作而非创新创造。 当媒体进入新媒体时,经常会出现旧媒体的内容被简单地转移到新媒体上的情况。 一种不创新、不适合元宇宙的传播方式,不仅会大大降低传播效果,还会影响元宇宙形成的社会秩序。 开放式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曾被视为元宇宙的样本。 在游戏中,用户们共同打造一个充满创意和活力的乌托邦。 虚拟生活中,有一座不再受重力束缚的精灵城堡,也有一只正在进行跑步比赛的巨型蜗牛。 然而,当游戏迎来百万用户,现实世界的品牌陆续进入游戏世界,阿迪达斯球鞋换下炫酷的喷气靴,丰田换下奇葩飞机……这样的前车之鉴都在警示着媒体进入元宇宙,不能一味追求新技术的加持而忽视新媒体用户的真实需求和信息偏好,不能让形式主义“新瓶装旧酒”。

2、舆论喧嚣下的真实隐忧和舆论。 用户共创内容,使得元界的生产主体更加广泛多样。 用户在拥有很大自由度的同时,也会带来对传播内容真实性的担忧,以及舆论走向的难以把控。 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但元界缺乏“守门人”,用户的媒体素养参差不齐,极易导致虚假信息和谣言泛滥,新闻的真实性难以界定和保障。 再加上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点,虚假信息和谣言难以澄清。 即使能够快速追溯来源,虚假内容也难以删除。 同时,在舆论的叫嚣下,舆论走向更加难以捉摸,后真相时代的负面影响将在元宇宙中愈演愈烈,沉浸式体验将使用户的情绪至上。 如何做好元宇宙传播生态中的舆论引导,成为亟待解决的极其棘手的问题。

3.媒体伦理失范与隐形媒体霸权。 元宇宙环境无法避免日益激烈的媒体市场竞争和资本渗透,这将导致新的道德失范和不可察觉的媒体霸权。 普通用户媒体素养不足,媒体行业职业道德和社会责任感下降,法律和社会监督不到位。 种种原因会导致隐私泄露、媒体审判、娱乐化、媒体暴力等媒体伦理失范事件频发。 2021年,国家网信办开展“清浪”系列行动,清理违法不良信息超过2200万条。 在虚拟空间中,这些数据会呈指数级增长,而区块链为敏感和不良信息提供了避风港,难以清理。 此外,元界所需的虚拟现实、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等技术,往往被领先的科技公司所垄断。 聚焦新闻媒体领域,技术垄断很容易导致媒体霸权。 纵观互联网平台百度,从前几年的竞价排名事件、魏则西事件,到2019年假冒失女张子欣父亲发表演讲的事件,其技术架构和商业模式引起了不断的关注。争议。 元界对技术的高门槛要求,更容易导致资本利用技术黑匣子和头部效应操纵舆论,无形中形成媒体霸权,侵犯公众知情权。

四、对元宇宙背景下传媒行业发展的建议

元界作为新一代技术的集合体和巨大的产业市场,为传媒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体验和新的机遇。 传媒行业需要从思维转变、人才培养、制度创新三个层面入手,把握时代机遇,应对新机遇。 挑战。

1、思维转变:建立用户思维,重构传播场景。 元宇宙的极致开放性,为制作者提供了无限创意的平台。 传统媒体不应固步自封,积极转变和运用数字化思维,探索基于虚实融合的创新传播方式和内容场景,推动自身生产链、传播链、价值链不断延伸,实现全流程媒体、全息媒体、全息媒体。 会员媒体与全效媒体的优质融合。 过去,新闻产品往往是线性的,观众只需跟随记者的视角,就能了解新闻的全貌。 但在元宇宙的语境中,虚拟人可以走进新闻产品构建的场景,探索自己想知道的信息,并与场景中的物体进行互动。 这就需要媒体转变观念,做好市场洞察,充分了解用户需求,运用创造性思维和数字技术,构建立体多元的传播场景。

2.人才培养:培养元宇宙时代“全能”记者。 元宇宙时代对媒体人提出了更高维度的要求。 他们不仅要具备专业的内容制作能力,还要具备较高的技术素养,掌握云宇宙的传播能力,秉持新闻理想和职业操守。 新闻真实性。 传统媒体的记者习惯于单打独斗,独立关注新闻事件。 但在“用户共创内容”的云宇宙中,媒体从业者需要与用户、虚拟人、人工智能等进行合作。因此,媒体行业应重点加强技术素养培训,学习虚拟现实、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引进技术人才,培养创新思维,及时做好“守门人”角色,适应元界信息传播秩序。 加强传媒行业与高校的交流,着力提升专业媒体人才培养,如网易与复旦大学共建“媒体内容实验室”孵化人才。 元宇宙时代对大众的媒体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面对更加海量的信息和虚实结合的场景,公众的理解能力、选择能力和批判能力需要进一步提高,才能建设性地利用新媒体资源。 和新兴技术,推动形成更健康、更绿色、更共享的媒体生态。

3.制度创新:构建多方联动治理机制。 为应对媒体伦理失范和隐形媒体霸权等问题,应倡导政府、企业、用户、组织等各方共同建立多层次、共同监督、共同质疑的法律规范和评价体系。 诺兰曾提出“相机假装客观”,但实际上摄影者的主观思维早已融入相机的方位、构图、拍摄角度等,无形的媒体霸权隐藏着技术对人的价值逻辑附于。 在元宇宙语境下,拥有更多话语权和解释力的媒体,是不应该被资本囊括的。 作为元宇宙头部的媒体和科技资本,需要接受政府管控和社会监督,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和义务。 直接从技术逻辑和社会逻辑上直面“隐形霸权”,比如关闭存在信息安全隐患的“ZAO”换脸软件。 政府应制定科学合理、适应元宇宙发展的法律法规,对元宇宙传播生态中的不良行为进行约束和监管。

面对技术变革的社会,海德格尔曾说:“技术是时代的载体,但能够驾驭技术进而影响时代进步的,总是具有主观意识的人。” 元界作为建立在多种技术基础上的虚拟空间,以其时空的可扩展性、参与的开放性、虚实相融、经济增值等特点重塑媒体行业。 在元宇宙时代来临之际,媒体行业需要从“后视镜”的角度反思技术可能带来的各种问题,让技术更好地服务于人、服务于社会、服务于未来。 (作者方黎明为中国报业全媒体发展研究中心主任)